首页 娱乐教育教育时尚汽车教育

      <kbd id='VtM2rE'></kbd><address id='VtM2rE'><style id='VtM2rE'></style></address><button id='VtM2rE'></button>

              <kbd id='VtM2rE'></kbd><address id='VtM2rE'><style id='VtM2rE'></style></address><button id='VtM2rE'></button>

                  团伙组织教师资格考试作弊 考试当天警方端

                  发布时间:>2018-01-19 来源:楚雄 20高中
                  >

                    承诺保过 团伙组织作弊受审

                    教师资格考试当天警方端掉整个团伙 10名被告人涉嫌两个罪名

                    去年2月中旬,有人在网上发布全国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保过”信息,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原来,所谓的“保过”是让考生在考试中使用作弊器作弊。考试当天,警方守株待兔将整个作弊团伙连锅端。昨天上午,10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因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和非法出售试题罪在房山法院受审。

                  宣称考试保过 引起警方关注

                    去年2月中旬,北京警方网安部门在网上巡视发现,有人发布教师资格考试“保过”的信息,其表示只要交钱就能保证通过全国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对此,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通过大量调查工作,包括嫌疑人李某、马某等人在内的一个犯罪团伙进入警方视线。

                    同年3月11日,全国教师资格考试当天,警方在不影响考试正常进行的前提下,在房山、丰台、昌平三个考点场外,将组织作弊的李某等10人当场查获,起获大功率发射器5台、耳机作弊器170个、显示屏型作弊器60余个。

                    作弊被判缓刑 考验期又作案

                    昨天上午9点半,10名被告人被带进房山法院的刑事审判庭。其中9人为男性,1名为女性。主犯李某案发前系北京成人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奥鹏学习中心负责人,另一位李姓嫌疑人案发前则系北京市诸子英文化传媒公司法定代表人,唯一的女被告人李某本身是昌平区延寿镇中心幼儿园的教师,被告人苏某案发先系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的咨询员。郭某则是山西一家新能源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的职员。其余的5人均无职业。

                    被告人马某于2016年10月,因犯组织考试作弊被石家庄裕华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判决作出仅过5个月,还在缓刑考验期内的他又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被抓。

                  ▲10名被告人受审。 考生携带的接收器。

                    团伙分工合作 涉嫌两个罪名

                    检方指控李某、徐某、佟某等6人犯有组织考试作弊罪。去年3月11日10点左右,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利用作弊器材,组织房山区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房山中学、良乡二中及中国石油大学昌平校区等考点的30余名考生在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中作弊。房山公安分局接到市公安局移交的线索后,于3月21日在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房山中学等考场内将26岁的考生张某等查获。据悉,30余名考生均在耳内佩戴了接收装置,以便能接收场外传来的答案。

                    检方还指控苏某、丁某、郭某等3人犯有非法出售试题罪。去年1月,李某指使苏某为其拍摄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试题并在考试期间传出,后李某通过微信向苏某支付7000元。去年3月11日9点多,苏某指使丁某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博学楼408考场内用微型照相机将考试试题拍出,交给在考场卫生间内等待的郭某,因考场内手机信号被屏蔽,照片无法传送,郭某将装有试题照片的存储卡带出考场交给苏某,后被查获。

                    庭审中,10名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罪行和罪名均不持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

                    朋友圈发信息 女幼师成帮凶

                    本案中唯一的女被告人李某本身是幼儿园的教师,和其他几名策划组织考生作弊的被告人相比,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显示了在法律方面的无知。

                    “崔某说因为我是幼儿教师,有资源,让我帮忙招生”。于是她就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转发了“教师资格考试保过”的信息。后来有6个考生通过她报名,并收取了每人12000到14000元的“培训费”。虽然收了“培训费”,但是几个考生没有上过一天课,只是在考试前一天,按照通知去领取了作弊器材。

                    “他们把钱交给我了,因为当时承诺的是不过退款,所以我就没把钱交给崔某,准备等考试成绩出来之后再分账。”谁知3月11日考试当天,警方就打电话给李某让其配合调查。得知可能出事后,李某当天就把钱都退了。李某的律师为其做了罪轻辩护。

                    昨天,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北京晨报记者 何欣 文并摄

                  相关阅读